家庭生活

当前位置:主页 > 家庭生活 >

传统体育媒体对电竞的“关爱”

时间:2018-10-05 10:15 作者:admin 点击:

    电竞在2017年的表现仍然让人不禁充满期待。在此次评选活动中,不少人认为此次评选项目过少,有些意犹未尽,应该设立“最佳职业电竞俱乐部”、“最佳电竞职业选手”等更多更细分的评选项目。关于电竞的发展,似乎一切才刚刚开始,而传统体育媒体对电竞的“关爱”也才刚刚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在颁奖盛典当天的峰会论坛活动中,还特别设置了电竞相关的论坛活动——“电竞如何创造顶尖体育赛事IP”圆桌论坛,邀请腾讯互娱英雄联盟中国赛事规划总监黄佳时、香蕉游戏传媒副总裁曹笛、华体电竞CEO栗坦、动视嘉能总经理熊伟龄、LGD电子竞技俱乐部总经理杨舜华参与,让我们一起期待峰会的到来!2018俄罗斯世界杯将于北京时间6月14日拉开战幕。昨天新增售的12万张俄罗斯世界杯球票,短短几个小时就又被抢购一空,据国际足联消息,自2017年9月开售至今,已经有超过2500万张球票分配给了世界各地的球迷。
  正当世界杯票务销售如火如荼,乌克兰政府与澳大利亚政府却先后对世界杯泼起冷水,似乎是要把抵制俄罗斯世界杯的声音延续到最后时刻。
  俄塔社当地时间6月7日的报道称,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第一副议长格拉先科呼吁乌克兰球迷不要前往俄罗斯看比赛,乌克兰外交部也在官网上表示,赴俄乌克兰公民的人身安全可能会受到严重威胁。
  同时,不止一次围绕人权和国际法与俄罗斯展开交锋的澳大利亚也亮出态度。根据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报道,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确认,尽管不会干涉澳大利亚足协关于世界杯的决定,但澳大利亚不会派出官方代表团前往俄罗斯。
  不过,在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看来,俄罗斯已经100%准备好接受世界检阅,“从揭幕战在卢日尼基体育场开球的那一刻开始,全世界都会明白这点。”
  在看台上布置反歧视监测系统、在赛场内把因歧视行为终止比赛的权利交给裁判——在反歧视和追求多元化方面,俄罗斯将给出世界杯史上最严谨的答卷。因凡蒂诺还强调,“在世界杯球场还在建造的时候,我们去现场考察过,当地球场建设工人们的食宿条件都很好,因此也不存在人权问题。”甚至外界对俄罗斯安保问题的担心,因凡蒂诺也予以回应,“俄罗斯当局很重视这次大赛的安保工作,如果谁觉得来俄罗斯可能会出事,那他最好别来。”
  俄罗斯体育缺乏“话语权”
  澳大利亚的消极态度从今年3月多国抵制俄罗斯风波时就已显现。由于俄罗斯前双面间谍斯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和女儿在英国索尔兹伯里被神经毒剂袭击,英国方面将矛头指向俄罗斯,指责这是俄罗斯当局策划的暗杀。政治诉求左右了体育的立场,抵制俄罗斯世界杯的声浪跨海越洋,澳大利亚、冰岛等多个国家表示响应。
  而因此前陷于兴奋剂泥沼,俄罗斯的世界杯举办权就已遭到挑战。《麦克拉伦报告》的阴云从里约奥运会便开始笼罩俄罗斯体育界,俄罗斯体育不仅在里约奥运会及平昌冬奥会上遭到“屏蔽”,“战火”也烧到了俄罗斯足球身上。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前主任格里戈里·罗德琴科夫曾向国际反兴奋剂组织透露,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备战期,俄罗斯男足35名球员存在服用兴奋剂行为,被涉及的球员中有23人入选当年国家队,而与之并存的另一个说法是,俄罗斯足协正计划给正在备战今年世界杯的俄罗斯球员集体“服药”,直到5月底,由于证据不足,国际足联终于表示对“参加2018年世界杯俄罗斯国家队球员涉嫌服用禁药”案作出销案决定。
  “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并不符合西方列强的利益。”国际体育专家郭宣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在乌克兰冲突和叙利亚战争问题上,俄罗斯的强硬态度振奋了民心,因此西方列强希望借体育这种方式进行“报复”,这也是西方列强与俄罗斯非接触战争的最好方式,“俄罗斯当前经济状况确实不佳,国内的一些社会民生问题比较严重,比如腐败、营商环境等等,这些国家希望通过打击俄罗斯体育,破坏俄罗斯民族的自信心及凝聚力,从而造成俄罗斯社会阶层的分裂。”
  无论是世界杯抵制风波还是此前的兴奋剂制裁,俄罗斯体育都成了被政治因素裹挟的对象。
  “俄罗斯体育被裹挟,与其自身存在问题有很大关系。”郭宣表示,俄罗斯最初继承的是苏联时期举国体育体制,“体育和国家面子问题息息相关,这种体制本身就将政治和体育混在一起,容易成为被攻击的对象。”因此,前有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被抵制,现有俄罗斯在夏冬两届奥运会上的被动处境。
  其次,兴奋剂问题是国际体育面临的共同问题,“虽然不仅仅是俄罗斯存在,但俄罗斯确实存在问题。”郭宣强调,俄罗斯对犯禁者的宽容度比较高,比如,平昌冬奥会那么严酷的体育生态环境,顶风作案的俄罗斯运动员并没有接受“损害国家荣誉”而应该受到的处罚,“俄罗斯的一些体育官员和运动员的行为确实为西方列强的攻击提供了素材。”
  此外,俄罗斯体育的被动也与其正处于从苏联时代的举国体育体制向真正的市场体育转型期有关。
  留俄学者、首都体育学院教授、期刊部主任王子朴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在举国体制的影响下,苏联竞技体育一度繁盛,从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到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共10届奥运会,苏联代表队7次获得金牌总数第1名(记者注:苏美冷战,前苏联未参加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1992年虽然苏联已经解体,但仍以联队身份参赛);而在冬奥会历史上,苏联同样占据了7次奖牌榜第一。
  遗憾的是,自1991年苏联解体,转型期的“休克疗法”使得原有人才储备流失严重,“尤其是教练储备”。王子朴以游泳项目为例表示,澳大利亚游泳崛起正与上世纪90年代大批涌入的俄罗斯教练有关,比如名将波波夫的教练图列兹基就于1993年加入澳大利亚国家体育学院,为澳大利亚培养了克里姆等一批优秀选手,而教练储备匮乏,直接导致了俄罗斯竞技体育人才青黄不接的状况。“不过俄罗斯的竞技体育方法、理念不可小觑,他们很少有可被视作‘短板’的项目。”即便本届世界杯不被外界看好的俄罗斯男足,实际也算得上欧洲知名劲旅,自1958年首次参赛至今都是世界杯常客,今年也是俄罗斯队第11次参赛。
  但俄罗斯足球实力不足以改变俄罗斯在世界足坛中不够强硬的处境,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缺乏体育产业支撑,没有能撑起门面的本土体育赛事也是其受制于人的原因之一。王子朴表示,“足球这样在全球具有极大影响力的项目,在这个领域中有没有话语权可能比竞技成绩更关键。”
  “让世界看见俄罗斯”
  “谁会赢得世界杯?”5月举行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面对这样的问题,普京很快给出答案“获胜的将是世界杯的组织者”。
  “对俄罗斯而言,足球地位不同于冰球,竞技成绩并不是最重要的。” 俄罗斯《体育快报》举行的一项在线投票印证了王子朴的观点,5万多投票的俄罗斯球迷中有63%的人认为“俄罗斯队无法小组出线”,还有近7%的球迷认为“本届世界杯俄罗斯队重在参与”。
  “2014年冬奥会之后,俄罗斯的民族自豪感及自信心得到了极大提升,因此,民众普遍对世界杯这种大型国际赛事持支持态度。”在郭宣看来,俄罗斯足球现在处于低谷,对主队期待值不高并不影响大部分民众对世界杯的态度,“这是俄罗斯向世界展示自己的一个机会,让世界了解俄罗斯渴望融入的决心;消极的声音则主要集中在场馆建设中的腐败问题:多位高官因圣彼得堡体育场建设过程中的受贿问题被问责。此外,赛后一些场馆的使用,也是民众关心的问题,比如,加里宁格勒的场馆使用问题等等。”郭宣表示,民众对球队期望值不高,赛事本身反而受到了更多的关注,“这是非常利于组织者的一件事情。”
  “在俄罗斯总统普京眼中,世界杯能帮助他向全世界、尤其是俄罗斯民众传递出一个信息:尽管西方国家不断设置障碍,但是俄罗斯依然获得成功。”路透社的评论表示,普京不希望俄罗斯民众认为自己的国家被孤立。
  为了让世界看到俄罗斯的努力,除了莫斯科、圣彼得堡、伏尔加格勒、喀山、索契等知名城市外,小城萨兰斯克这样的宜居城市也成为了举办世界杯赛事的11座城市之一。
  为让球迷观赛更加便利,俄罗斯在城市基础建设上更是做足文章,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新闻官李善德表示,赛期将对世界杯赛观众启动免费乘车系统,包括在各主办城市间可免费搭乘增补专列,“计划届时增设700辆专列,可运送旅客超过40万名”,在比赛日当天持票观众可免费搭乘公交 vSport体育价值链亮相法国巴黎的Sportem,与拉加代尔、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等来自世界各地的体育行业知名机构齐聚法国最著名体育圣地——王子体育球场,“新”与“旧”的碰撞,擦出了独特的火花。
  包括俱乐部、媒体、体育供应商等众多领域的公司参与了此次展会。Sportem本是一场最为传统的体育展会,但vSport这个Sportem展会上的“一年级生”带来了全新的独一无二的体育区块链项目,参会者表示vSport体育价值链这样一个创新的项目令人耳目一新,是参加本次活动的意外之喜。“新”商业模式在“旧”体育场与“旧”体育盛会碰撞,产生了“撞色”的效果,成了本次活动的亮点。
  在沟通交流之后,有人将vSport体育价值链比作当今体育的罗宾汉,认为vSport基于区块链的革命性的商业模式其实是在“劫富济贫”,具有重构体育价值的意义。vSport的出现打破了常规,犹如投入Sportem这潭湖水的一粒石子,为与会者带来了全新的商业思路,给展会甚至是体育行业注入了充满活力的新血液。vSport展示的新的商业模式,与每个参会者的利益都息息相关,他们因为体育区块链领域的巨大商机而跃跃欲试,非常期待与vSport进行商务洽谈,并希望成为这一新风口的弄潮儿。
  足球女神法国前女足队员茱莉娅迅速被vSport吸引,非常看好vSport的未来,果断注册成为用户。
  法国前女足队员茱莉娅注册vSport
  近期,vSport还将继续联合体育界众多知名人士、顶级专家或机构,在世界范围内参加或组织各种体育活动,以此来快速扩大体育社群规模,重塑体育价值。 由体育大生意主办的体育大生意年度峰会暨颁奖典礼将在北京举行。“体育大生意年度评选”作为体育界最权威、含金量最高的体育商业奖项评选之一,评选活动一经推出便引起众多体育朋友的关注。与往年不同的是,在今年的年度评选中,首次为电竞专门设立单独的“最佳电竞赛事”年终评选项目,并参与“最佳体育科技”、“最佳体育营销案例”、“最佳体育新锐赛事”、“年度体育产业事件”等其他体育奖项项目,引起了整个传统体育圈与电竞圈的高度关注。
  据悉,这一全新的奖项获奖者将于当晚的年度颁奖盛典上,与本届体育大生意年度评选所有奖项一同揭晓。
  为什么体育媒体要设立电竞奖项?
  体育大生意年度评选于2014年由体育商业新媒体“体育大生意”首创发起,是中国第一家通过权威评委和公众投票进行的体育产业年度评选及颁奖活动。每一年,体育大生意将全面回顾当年度体育产业的大数据及事件,并设置相应奖项,以表彰过去一年在中国体育产业及体育商业领域有突出表现的产业公司、产业布局、赞助代言、创新产品、营销举措、网络APP,以及产业大事件、产业领袖人物。此次为电竞专设奖项足见重视程度。
  体育媒体设立电竞奖项并不罕见,在以往却是鲜少。为何体育媒体近来对电竞产业青睐有加?这或许要从政策的转变开始谈起。
  2017年,电竞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国际奥委会为电竞正名为“运动”。资本的关注也让电竞发展步入快车道。
  ▼电竞观赛用户大多数为年轻人
  与之相对应地,传统体育媒体对电竞相关资讯的报道日渐增多,已经从仅仅关注于赛事高额奖金,转向报道单个电竞赛事规模、产业的发展、选手个人等等更深度的报道,不少传统门户网站还为电竞设立了专门的报道栏目。
  另一方面,这一年我们国家的电竞产业发展日新月异。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进体育场馆观看电竞赛事、谈论电竞选手。这一年,移动电竞突飞猛进、一座又一座电竞小镇接踵而起、高校掀起电竞专业热潮,为电竞产业创造了一抹新的风采。
  根据去年年底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联合伽马数据发布的《2017年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电竞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730.5亿元,同比增长44.8%:其中,客户端电竞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384.0亿元,同比增长15.2%;移动电竞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346.5亿元,同比增长102.2%。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体育大生意年度评选作为传统体育的核心评选活动,首次将电竞作为一项体育运动项目纳入其中,这不仅代表了对电竞发展的肯定,也代表当下迅猛发展的电竞行业历史性地与传统体育行业联动,无论对于传统体育还是电竞,这一联动都意味着思想的碰撞与格局的转变,为两个行业带来新机遇与挑战。
  如何去评选电竞赛事?
  所有奖项的评选机制均是权威评委25%+专业数据25%+学术机构25%+大众投票25%,因此电竞赛事的评选也遵循了这一机制,权威评委包括了电竞圈产业人士、资本资以及深媒体人,学术机构则是清华大学体育产业研究中心。
  由于是首次进行电竞赛事的评选,其评选标准便显得尤为重要。2017年,电竞赛事扎堆举办,想要从类目繁杂、规格不一的赛事中筛选出真正具有品牌性的赛事并非易事,如何去考量成了首要难题。因为电竞不同于传统体育,它的载体游戏包含了十多种类型,包括MOBA(多人在线即时策略)、RTS(即时战略类)、STG(射击类)、棋牌类等,其表现形式因为生产商的不同也各有千秋,不胜枚举。
  根据此前国家体育总局给出的“电子竞技”定义,电竞需要有统一的竞赛规则和明确的回合限制,在有限时间内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公平对抗。最终,以这一定义为前提,结合当下主流媒体的关注度,在已经提交的赛事中进行评委初审后,共有11项电竞赛事入围此次评选活动,其中包含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7、WCA2017 世界电子竞技大赛、2017神之梯炉石传说国际精英赛、CFPL穿越火线职业联赛、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HPL移动电竞职业联赛、世界大学生电子竞技联赛(WUCG)、《球球大作战》竞技职业联赛、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WESG、2017守望先锋职业系列赛、CS:GO Minor亚洲锦标赛、DOTA2完美大师赛。
  ▼入围此次“最佳电竞赛事”评选活动的赛事及大众投票数
  从2017年12月12日开启大众投票通道至同月26日,仅“最佳电竞赛事”累积投票数已经超过3万。但与其他项目相比,人气还稍显不足。
  此外,与传统体育相比,电竞的商业化发展也稍显稚嫩,赛事价值还是一片有待挖掘的洼地。以电竞赛事赞助为例,据透露,雪碧用了1500万元就拿下了2016年LPL+MSI的主赞助商席位,而冠名2017年LPL夏季赛的的JEEP则花了3千万元(英雄联盟官方2017年中国区赛事商业化计划书显示主赞助商标价3千万元),而中国人寿对CBA(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的赞助预测每个赛季在3.5亿元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