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学技术 >

对失信主体建立行业限期禁入制度

时间:2018-09-22 16:53 作者:admin 点击:

  
 
  “对所有的团队来说,做错决定并不可怕,做错了可以改,最怕的是不做决定。”张勇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敢于做不完美的决定”。这或许是张勇接棒马云的关键。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发出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宣布:一年后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2019年9月10日,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届时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
 
  尽管马云自己说,传承计划已经准备了十年之久。但对于外界,早已经习惯阿里巴巴笼罩在马云光芒之下。离开马云的阿里将会怎样,马云身后为什么是张勇,一系列的疑问仍然挥之不去。
 
  对于阿里巴巴,张勇早已不是新人。他不仅是马云天马行空战略最有力的落地者,更是推动阿里巴巴移动化转型的引领者。如马云在公开信中所说,在张勇带领下,阿里巴巴连续13个季度业绩持续增长。更重要的是,张勇不只是张勇,他背后所代表的一批精英职业经理人,已经成功完成了向阿里合伙人的蜕变。
 
  与光芒四射的马云相比,张勇不会讲述相似的激情故事,他更像一个清晰冷静的摆渡人,将阿里巴巴沿着既定航线带向更宽阔的海域。张勇更出色的地方在于他从一开始就不是马云式的,马云将阿里交到一个完全不像马云的人手里,才更像是阿里巴巴式的创新与成功。
 
  张勇“成绩单”
 
  张勇,花名逍遥子,阿里内部更习惯称他为老逍。
 
  在阿里巴巴内部人士看来,张勇成为马老师的接班人并不意外,“老逍性格不张扬,低调内敛,在阿里的成长史就是一路升级打怪,用业绩说话”。
 
  中消协最新发布的《汽车互联网广告真实性专题维权报告》显示,在汽车相关广告投诉案件中,二手车已行驶里程或过户等信息与网络宣传不符占9.5%。《2016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汽车产品投诉统计分析》显示,二手车投诉主要集中于隐瞒车辆真实信息,如事故车佯装零事故、修改车辆里程等消费陷阱。
 
  陈亮律师告诉记者,消费纠纷,消费者可通过消费者协会投诉(民间组织)。如果消费者发现商家行为有违反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产品质量法等规定的现象,消费者可以就违法行为向政府市场监管部门,就经营者违法行为进行行政投诉,市场监管部门就违法行为进行行政立案查处。
 
  事实上,2014年6月《国务院关于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的通知》提出,要严厉查处电子商务领域虚假广告、以次充好、服务违约等欺诈行为,对失信主体建立行业限期禁入制度。相关部委也多次发文,要求加大打击电商虚假广告的力度,将失信主体列入电子商务领域“黑名单”纳入联合惩戒范围。
 
  崔东树指出,要借助信息技术增加透明度,既要健全二手车交易制度,建立一个全国统一的二手车质量追溯体系,强化对二手车质量的监控,相关信息向消费者公开,避免消费者与电商平台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与此同时又要加大监管部门对企业广告打擦边球行为的处罚,督促企业对消费者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全面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安全保障权,维护消费者权益。二手车交易在电商平台的推动下正越发火热,但电商平台一方面打着醒目而光鲜的广告语,另一方面却是屡次出现的质量问题和售后服务问题。
 
  根据Analysys易观的统计,2017年二手车各类型电商平台的总交易量为218.4万辆,二手车电商渗透率达到17.61%,同比增长3.72%。通过前期的巨额营销投入,更多消费者选择通过电商渠道购买二手车。
 
  然而这些曾被消费者所青睐的电商平台,却屡屡曝出“收费名目多”“卖车延后不能过户”“可能买到事故车”等内在隐患,而部分用户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反映电商平台存在服务不到位、投诉无门等问题。
 
目前二手车电商平台正呈现“三强争霸”的局面,据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极光iAPP发布的2018年5月汽车交易行业数据,瓜子二手车MAU以705.47万月活跃用户位列第一,而人人车以260.51万、优信二手车以216.04万分别位居第二、三位。
 
  人人车主打C2C模式,但由于C2C模式需要吸引大量客户,就必须依赖烧钱营销,普华永道思略特合伙人彭波曾表示,我国二手车市场由于“黄牛”问题导致信息不透明,缺少维修证据,而C2C模式则能帮助消费者有效缓解信息传递上的不足。但由于需要引流,因此免不了大规模烧钱。
 
  在2017年9月25日人人车完成2亿美元战略融资后,创始人兼CEO李健曾表示将投入10亿元投放广告, 主要目的在于获取更多的客户。
 
  优信二手车的品牌投入力度也很大。此前发布的招股书透露,2018年第一季度,公司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研发费用、行政管理费用分别为6.38亿元、6806万元和1.61亿元,而2016年和2017年优信二手车在销售和营销上的投入分别为7.94亿元、22.03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96.2%、112.9%。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认为,二手车电商“烧钱”打广告的策略主要是为了开拓市场,以期在有限的资源范围内最大化地提高市场占有率,当达到一定规模后,有望实现盈利。
 
人人车的一位买家秦海(化名)告诉记者,他于2018年8月28日在人人车APP上买了一辆本田杰德汽车,当时成交价94500元,并额外支付3780元服务费和2000元保证金,而后买回来发现是泡水车。秦海告诉记者:“我把车拿到人人车总部去检测了,对方也承认是泡水车,但售后却说可能是我自己弄进水的。”秦海表示,自己保证提车后没有让车辆进过水,因为平时仅用来接送孩子上学,而他居住的地方这十几天也没下过暴雨。
 
针对用户买到事故车、泡水车如何解决,平台又是否需要承担责任一事,记者向人人车二手车、优信二手车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
 
  交易乱象亟须整顿
 
    进入阿里巴巴之前,张勇曾任职普华永道、安达信,后出任盛大首席财务官。2007年8月30日,张勇出任淘宝网CFO,转战杭州。接受《财经天下周刊》记者采访时,他曾经谈到选择阿里的初衷,对淘宝很新奇,电子商务是未来,“所以当时就考虑了一下”。
 
  张勇在淘宝期间,力主“All in无线电商”战略,主导了淘宝向无线端的全面转型。在手机淘宝转型为超级移动电商平台起决定性作用,为阿里拿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船票;2009年,张勇接手淘宝商城(天猫前身)。也是在这一年,张勇发起了现在人人知晓的“双11”。今年“双11”进入第10年,已经演变成全球化的狂欢节。不过张勇事后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计划在“十一”和圣诞节期间做一次促销,对1这个数字有偏好,促销日期就定在了11月11日。
 
  马云提出阿里五新战略(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阿里进入新零售阶段,张勇则是实际操刀人。阿里许多重大的投资决策都由张勇主导,包括苏宁、银泰、盒马,入股高鑫零售,收购饿了么等等,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成为新趋势。虽然阿里每次对外投资,外界总喜欢冠以“马云买下××”的标题,但实际操盘手早已不是马云。
 
  阿里巴巴2018全球投资者大会上,马云透露了几个放手的“细节”,几年前他就和张勇分工,“不超过20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就你决定,你拍板,不用问我。”今年开始,马云“故意”不把很多时间花在公司里,他特别提到今年夏天,他在欧洲、非洲等地的60天里一个电话也没有,“我知道他们准备好了。”
 
  张勇不只是张勇
 
  在接班人问题上,马云曾经有两个著名论断。“天不怕地不怕,就怕 CFO 做 CEO”。马云也曾公开表示:“阿里不需要职业经理人,谁要把自己当职业经理人,我一定会干掉他。”
 
  张勇偏偏就是职业经理人出身,进入阿里之前已经是出色的CFO。万事没有绝对。张勇在阿里的成长史就打破了这两条禁忌。
 
  CFO出身的张勇对数字有一种习惯性敏感。相比谈战略他更喜欢看冷冰冰的数字。每年“双11”他都会有一段时间不出现,零点时分,他一定和技术核心团队在一起,“那段时间是最危险的,交易在那一刹那蹦极似的上去。这段时间要全力以赴去工作,去指挥”。
 
  马云和张勇从行事风格到公司治理都是截然不同的风格,恰恰形成了一动一静的绝妙组合。马云带有创业者与生俱来的豪气与激情,喜欢以梦想驱动公司,以天马行空、鼓动人心取胜。张勇则是冷静清醒,逻辑性极强,一剑封喉。
 
  更可贵的是,在马老师的强大光芒下,张勇始终不卑不亢,形成了自己的管理风格。在阿里精心设计的合伙人制度下,从马云到陆兆禧再到张勇,从彭蕾到井贤栋,阿里集团基本已经平稳度过了第二代领导的交接班。以张勇为核心,阿里显然已经形成了新一代的领导阵容:天猫靖捷、淘宝蒋凡、阿里云胡晓明、菜鸟万霖……张勇身后是一批性格鲜明、又极具阿里味的精英职业人。他们更准确的名字是阿里合伙人,他们既领导阿里继续向前,更是其中的一分子。
 
  张勇也在梳理自己的用人观,他不喜欢以新人老人进行区分,不以时间论英雄,更喜欢通过“味道”去判定一个人,自己亲自去找人。他找人的原则也很简单,看中潜力或者特质,“愿意一起折腾点事情”。关于什么是阿里味,张勇的解释是“人必须善良,主动多,相信别人多一点”。
 
  把金融背景出身的胡晓明放在阿里云总裁的位置上,就是张勇的主张。“他不是技术咖,是个商业咖”,张勇希望胡晓明把原来的积累释放在商业上做转化。胡晓明任职阿里云之后,给客户与外界最强烈的印象是阿里云的营销力大大增强,技术化实力讲述更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