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人文 >

我算是阿里第一个拥有投资背景的资深投资人吧

时间:2018-09-23 15:03 作者:admin 点击:

  说起来,我与阿里巴巴结缘于美团的案子,算是不打不相识。2011年,团购网站甚嚣尘上,五千多家团购公司厮杀凶猛。刚刚成立满一年的美团网正在为自己募集B轮融资。同在3G泡泡董事会的华登资本的Bill(李文飚)和我首先讨论了这个项目,3月4日,在美团周年生日那天,我第一次走进了美团在中关村的办公室,作为北极光创投的代表开始主导美团网项目的考察和投资谈判。有趣的是,美团和我太太同一天生日,而我和王兴的太太、美团共同创办人郭万怀同一天生日,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
 
  与此同时,阿里的张飞燕、屈田也找到了王兴。我们两家都分别跟王兴谈了很多次。 美团网B轮是5000万美元,算是一个大项目。华兴的杜永波是这个案子的FA 。一开始我们两家,还有A轮投资者红杉(Glen孙谦)、华登(Bill 李文飚)等其他投资机构都争得比较厉害,最终,决定几家一起投了。
 
  北极光的term sheet比阿里的晚了半天,还造成了双方的一些误会。情况是北极光这边开周会,大家对项目有比较大的争议,普遍只把美团看成一家很贵(1.5亿美元)的团购网,而并不认同我的观点——即团购是快速发展的手段,美团公司本质是连接服务业和消费者的桥梁,发展的好就可以成为服务业的淘宝。当时,幸亏近期在北极光被迫离职的姜浩天支持了我,才得以通过,所以就晚了些时间而已。后来得知阿里内部也有争议,但有意思的是当时的阿里副总吕广渝后来加入了窝窝团,另外一位参与尽职调查的副总干嘉伟后来成为美团COO。
 
  2011年6月底,美团网B轮融资close,之后,阿里巴巴集团投资部的负责人张蔚通过猎头公司找到了我,发出邀请。阿里做事很专业,是等到案子结束之后才来找我。美团网这一仗打下来,我对阿里印象也还不错,自然也乐意聊一聊。当时面试我的主要是阿里的CFO蔡崇信和CHO彭蕾。面试的时候,Joe问我,你觉得一个leader应该是什么样的?我回答说,leader不应该是事必躬亲的,而是能激励别人,把平台搭起来让大家充分施展,带着大家往一个正确方向走。他很认可这一点,这让我感觉到阿里内部互信的文化很强。提出腾讯进入战略转型的半年筹备期;翻过年后的2011年1月,腾讯成立50亿元产业共赢基金,号称要为“互联网及相关行业的优秀创新企业提供资本支持”——这个资本举措,为马化腾在2011年6月对外承诺“腾讯开放不可逆”提供了坚实支撑。
 
  阿里的对外投资动作,看上去要早于腾讯,2008年成立了阿里资本——当时是集团内的一个投资部。在头三年时间里,阿里资本数得出的投资也就是搜狗、UC、爱狗网等几个案子,零散、随机、早期、跟投。直到2011年下半年,阿里投资部才招进第一个有专业投资经验的人选,也就是接下来要向我们回忆阿里产业投资经历的张鸿平。
 
  腾讯宣布对外投资的公司数量达到六七百家之多、总投资规模千亿级人民币(据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李朝晖2017年11月的演讲);腾讯总裁刘炽平则在2018年1月腾讯投资年会上表明,“腾讯投资企业的新增价值已超过腾讯本身市值”。一方面,腾讯通过投资再造了一个腾讯,另一方面,也因为这套在过去七年被腾讯舞得风生水起的“资本+流量”的投资模式,腾讯被外界诟病为“没有梦想”。
 
  2018年春节以后,腾讯股价持续下行,腾讯连同投资在内的全套战略面临升级压力,下一步会怎么迭代,是否会转向,是后话。此篇暂不表。
 
  而阿里——据相关机构对比几年数据——虽然投资的笔数不及腾讯,但单次大手笔比例却要超腾讯。
 
  据VCSaas在2017年第一季度的统计,历年投资中,阿里投资中超过52.89%的案子都是亿元级别以上,腾讯方面这个数字则为44.05%。与此同时,在总量上,阿里投资也还在继续加码。据全天候报道,阿里巴巴最近披露的数据称,截止到2018年7月20日,阿里2018年已进行了52起集团层面的投资,总投资额超过1000亿元,已逼近其去年全年投资总和。在9月18日的一次投资者大会上,阿里CFO武卫称,截止目前,阿里巴巴战略投资的资产(包括蚂蚁金服、新浪微博、高鑫零售等)已价值800亿美元。
 
  阿里最新一起超百亿投资是分众。
 
  7月18日晚间,A股上市的分众传媒发布公告,宣布获得来自阿里巴巴集团150亿元的入股,后者成为分众传媒仅次于创始人江南春的第二大股东。而几乎是消息流出的第一时间,在腾讯位于北京知春路的希格玛大厦里,腾讯战略投资部召开了紧急会议,反思为何会错失这一标的……
 
  总之,阿里与腾讯这两只“深口袋”,环绕分布着上千家中国一线二线互联网、CEO,还有数十家知名VC,其间的故事丰富精彩。
 
  但,绝大多数无法被公开讲述。
 
  其中有一些,过了敏感的保密期,现在可以说了。
 
  最近,前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兼阿里资本董事总经理张鸿平向虎嗅回忆了他自2011年-2015年这四年多时间里,他所经历的阿里资本成形期、爬坡期。这里面既有阿里在产业资本这条路上初试的迷茫与失败,也有后来攻城掠地的畅快;既有阿里投微博、陌陌这样的具体案例故事,也有鸿平对产业资本的思考,比如它该如何在战略、业务、财务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从而实现公司长远价值最大化。
 
  这个讲述版本是个人视角的(鸿平一再强调这些回忆与思考是作为“事了拂衣去”、江湖之外的声音),但亦有其产业公共价值。人们可以把它看作是中国互联网史、产业资本成长史的一小块拼图。有意做产业投资的大公司可以从中吸取到阿里资本的经验教训,创业者可以思考成长路上该如何与“富爸爸”共处。
 
  罗马史学家波利比乌斯曾写道,“谁会如此懒惰、如此漫不经心,竟不希望去了解罗马人在何种政治下,以不到53年的时间里将几乎所有人类居住的世界征服,并置于罗马单一的统治之下。”
 
  以下内容,由张鸿平以第一人称口述,虎嗅进行整理编辑,补充材料,集结为《阿里投资:一个昔日操盘者的回忆和思考》,将分六次陆续发出。此篇为第一篇。
 
  自2011年加入阿里到2016年初离开,我可以说是经历了阿里探索产业投资几乎最具戏剧性的几年。这四年是阿里迎来第一波发展高峰的四年。媒体上的一些报道,说法不一,也有根据不了解情况的人只言片语东拼西凑的文章,并不完全真实全面。
 
  之所以我想找虎嗅来聊这个话题,一是想要还原一些核心案例的真实经过,另一方面也希望能从中总结做产业投资的经验,就产业投资如何影响企业发展来给出我的一些观点。
 
  我能确认的是,我的讲述均为第一手资料,要么是我亲历,要么是和可靠并在事件中心的人交流出来的信息。有的东西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的至少是我了解的实情。
 
  回顾起来,2011年确实是中国互联网产业资本的一个转折点。
 
  2011年1月24日,腾讯成立了产业共赢基金。也是在这一年,我从北极光创投这样一家传统投资机构离职,加入了阿里资本。阿里资本成立于2008年,但我算是加入阿里资本的、第一位专业投资机构出来的投资人。
 
  其实,科技巨头做产业投资并非新事物,海外科技公司在这方面已有了很多探索。
 
  巨头布局产业投资的初衷很简单,公司经年发展,积累了大量现金,存银行显然不会是一个太明智的选择,总得拿来做点什么。除了在已有的商业领域上扩展疆土,也希望能够去探索一些新的领域、新的商业边界,让自己的业务更广更大。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科技行业的变化来得太快,技术的演进往往是颠覆性的,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一个新生的公司迅速干掉。一个公司过去几十年的积累完全有可能在一项新技术面前土崩瓦解,诺基亚如是、柯达亦如是,而这已成为让每一个巨头们焦虑的梦魇。
 
  曾经,不被 “颠覆”掉的主流方式就是借由资源优势迅速 “复制”,阻击对手。微软公司一度是这一策略的拥趸,甚至在上个世纪90 年代落得了 “硅谷公敌”的坏名声。但是,微软那些年横行霸道、抄袭阻击,最后还是没能压住Google,硅谷也就此换了一个时代。
 
  以英特尔为代表的巨头们在上个世纪看到了另外一条路径。早在1991年,英特尔便率先成立了企业创投部(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名为英特尔投资(Intel Capital)。这,也是世界范围内最早的一支科技公司产业基金,主要围绕英特尔的战略发展方向,对具有创新科技的公司进行小股投资。
 
  另一科技巨头思科也是产业投资的爱好者,有人甚至将思科的发展史描述为一出称得上疯狂“投资并购史”。1990年,这家成立六年的网络设备制造商上市。1993年,思科以近1亿美元收购了Crescendo 公司,此后思科便胃口大开,开始大举在全球范围内准确扫描新技术、新人才,通过风险孵化整合到自己的体系里面来,每年少则并购几十家,多则并购上百家。茁壮成长的同时,也顺利消灭了无数潜在的竞争对手。
 
  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由于自己上市公司的身份,会存在决策慢、保密、财务审计等问题,为此,思科与红杉资本展开合作:思科利用自己的技术眼光,产业眼光,全球网络,扫描发现新技术公司,对项目进行技术上和产业上的判断,把项目推荐给红杉,由后者进行风险投资。投资后,红杉会联手思科对项目进行孵化培育,如果孵化成功了,企业成长到一定阶段,就溢价卖给思科。
 
  吴军的 《浪潮之巅》里还提到了思科产业投资的另一条特殊路径。“如果公司里有人愿意自己创业,公司又觉得他们做的东西是好东西,就让他们留在公司内部创业而不要到外面去折腾,而思科会作为投资者而不再是管理者来对待这些创业的人。一旦这些小公司成功了,思科有优先权把它们买回来,思科的地盘就得到扩大。”通过上述的做法,在很长一段时间,思科基本上垄断了互联网路由器和其它重要设备的技术。因为一旦有更新更好的技术出现,思科总是能有钱买回来。
 
  英特尔开始做投资时,已经23岁了,思科则是在自己的第个10年头开始第一笔产业投资;相较于传统科技巨头,互联网公司在产业投资上的布局则要来得更早一些。比如,谷歌。2001年时,成立不过3年的谷歌便发起了两次收购,分别将做用户讨论组的Deja和个性化搜索的Outride收入囊中。截至2008年3月,谷歌公司共进行了51次投资、收购,其中包括2004年对百度进行的1000万美元B轮投资。
 
  2009年,在两位联合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的推动下,谷歌成立了一支名为Google Ventures的基金。注意,这是一支风险投资基金,意味着跟一般的企业投资部(Corporate Venture)不大一样,这个部门是作为一个专门的投资机构独立运营的,其投资决不必获得谷歌批准,所有员工几乎都可以分享回报收益。在项目选择上,“是否对谷歌起到战略帮助”一条并非必备条件,事实上,接受投资的企业不需要和Google有任何业务联系,不会要求其使用Google产品,也不以Google收购为最终目标。
 
  在2014年初美国《财富》杂志一篇关于谷歌风投的报道中,时任谷歌风投负责人大卫·德鲁蒙德(David Drummond)表示,这支基金的一个基本投资理念是扶持创新,而非拓展谷歌版图。
 
  之后的负责人比尔马里斯Bill Maris更是明确表示,这样做的原因在于,最优秀的创业公司都是追求独立发展的,面对这样的企业,产业基金是没有竞争优势的。那么,与其完全丧失参与这些公司的机会,不如在早期就建立和保持一种关系。
 
  Google Ventures可以说是目前硅谷最活跃的一支基金,成立9年来,已经先后投资了323家公司,为母公司Alphabet提供了丰厚的财务回报。与此同时,也为Google成功建立了合作伙伴的生态圈,给不断涌现的创业者带来了很好的示范作用,赋予Google在圈内的好名声。
 
  除了Google Ventures之外,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权投资还通过主要投资于后期项目的CapitalG(2013年成立)、以及主要专注于人工智能项目的Gradient Ventures进行,当然,谷歌本身也有一些直接的战略投资部门,Corporate Development,它和独资部门相对独立,但随时也可进行合作。
 
  如上所述,美国科技界的产业投资热闹已久,但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巨头应该如何做产业投资,在2010年左右仍然是一个面目模糊的命题。
 
  BAT投资掌门人的渊源
 
  巧合的是,在我服务阿里资本的同期,在腾讯投资与百度战略投资并购服务的另两个人分别是彭志坚、汤和松——我们仨都有大学同窗的交情,只是各为其主,都很坚持原则。
 
  我是清华光学工程学院出来的,和松是我同宿舍好友的老乡,志坚是我同系的学弟,住在一个宿舍楼里。记得有一次,在李开复召集的LP会议上,我们仨凑到了一块,当时我还开玩笑,我们三个聚一块太不容易,但我们的老师应该不太高兴。一是咱们仨都不务正业,明明学工程的,现在都做投资了;二是三个同学还时常相互掐架。这,算是我们三人那么久以来唯一一次公开见面吧。
 
  在加入腾讯之前,志坚在谷歌中国担任投资并购总监,主要负责谷歌在大中华地区的投资并购业务,更早些时候,他供职于三星集团;2008年初入腾讯时,志坚挂职于企业发展部,待他转正之后,腾讯成立投资并购部,开始招兵买马。可以说,是志坚帮助腾讯在从无到有的基础上建立了并购团队,并帮助形成了独特文化。2015年,志坚离开腾讯创立了自己基金元生资本。
 
  与腾讯发力投资同期,2008年,阿里成立了自己的投资部,不过那时候,我还在北极光创投。
 
  2009年,百度的李彦宏将当时还是微软大中华区战略投资总监的汤和松招了进去,让他负责战略投资并购。汤此前在硅谷时,曾供职于上文提到的、特别看重产业投资的思科。 加入百度后,汤和松很快宣布了所谓的“中间页”战略,即尝试在每个垂直领域做一些投资和并购的布局。
 
  和松离开百度要更早于志坚,2014年8月,他便离开了百度,回美国陪伴家人,同时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攻读MPA。
 
  在百度期间,和松主导了去哪儿、爱奇艺、91无线、糯米网等项目的投资并购。据说,在阿里收购UC前,和松还内部一直主张百度收购UC,高德、点评的案子他也曾在内部推动过。
 
  2016年,和松也创立了一支属于自己的基金,襄禾资本。同年年底,这支新基金成为了爱奇艺的新晋投资方之一。
 
  我则是2011年下半年进入阿里资本,2016年离开。
 
  一般VC机构的合伙人,台前露出颇多,甚至逐渐成为了机构的一大软实力,相对来说,产业资本里的投资人则会主动或被动地低调几分,主要还是以公司的利益声誉为主,并不会太突出个人。
 
  可以看到的是,我的两位校友,都是原本就在谷歌、微软这样的大公司里做投资或相关业务,继而转战腾讯、百度,相对来说,对于一个企业是如何去作投资这件事情,他们的脑海里大概会更早有一个相对具体的轮廓。而我,则完全是另一条路径——有中信和北极光创投这样专业投资的背景,而非企业战投部门跳槽,加入阿里资本。
 
  大家都是在摸索吧。
 
  从北极光到阿里巴巴
 
  在我加入阿里巴巴之前,阿里的投资业务分属三个部门——集团投资部、淘宝投资部以及B2B投资部,都是由相关业务人士主导的,并没有专业的投资人才。除了公司共同创办人之一的蔡崇信(Joe)之外,我算是阿里第一个拥有投资背景的资深投资人吧。
 
  与现在的情况不太一样的是,在那会儿,专业的机构投资人其实是不大愿意去到企业里做投资的。 这样的职业路径在当时算是降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