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健康

当前位置:主页 > 医疗健康 >

处于一个更具挑战性的环境中

时间:2018-10-27 10:47 作者:admin 点击:

    沙特石油公司 Aramco 的负责人 Amin Nasser 在第一天的活动中接受 CNN 采访时,发出了这样的声音:「这里的每个人都对卡舒吉的死感到遗憾,但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迈过这道坎。」 “智能无人系统是近年来新崛起的国际科技前沿,也是西安推动的全球硬科技之都建设非常关键的重要支撑性的科学技术。这次国际智能无人系统大会由西安市政府、中国电子学会、西北工业大学主办,意义重大!”10月14日,谈到正在召开的国际智能无人系统大会(2018),中国科学院院士、西北工业大学常务副校长黄维告诉记者。
  黄维院士介绍,智能无人系统是近年国际上流行的“饥饿科技”最核心的组成部分。“饥饿科技”是指柔性电子、人工智能、先进材料、泛物联网、航空航天、健康科技、先进能源和数据科学等科学技术前沿领域。“可以说‘饥饿科技’的8个领域,与西安提出的硬科技八路军是基本吻合的,这次国际智能无人系统大会围绕‘饥饿科技’的八大领域展开研讨。西安是中国的科技教育重镇,科教资源丰富,科技实力居全国第三,而且以航空航天、先进材料、柔性电子等为代表的‘饥饿科技’具有非常良好的人才基础和发展势头。我们希望本次大会能吸引国内外的业界人士,特别是投资界人士到大西安来,投资兴业,共同打造全球智能无人系统引领之都。”黄维说。拿着沙特阿拉伯的巨额资金在科技界大肆「撒钱」的软银董事长孙正义,正在小心翼翼地跟中东极权金主「保持距离」,他和沙特王储间百亿美元的商业友谊,正置身一场巨大的考验之中。
  有「沙漠达沃斯」之称的沙特投资大会「未来投资倡议」(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周二如期在利雅得登场。被土耳其官方指控在卡舒吉遇害案中「双手沾染鲜血」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在会场短暂露面,但没有登台发言。
  在去年大会上与萨勒曼坐在一起相谈甚欢的孙正义,则没有现身,为他所预留的前排座位,空空如也。大会开幕前,已经有几十位企业高管和政要宣布取消出席这场沙特王室主导的投资活动。
  卡舒吉的遇害,让以萨勒曼为代表的沙特王室备受国际社会谴责。随着投资大会的进行,科技公司们与沙特资本间的关系也开始受到外界在道德上的发难。帮沙特深耕科技业的软银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也被「连坐」进了声誉受损、前路一片阴霾的困境当中。
  尽管这场「沙漠达沃斯」在媒体铺天盖地报道政商人士联手抵制的情况下显得有些「狼狈」,但沙特在大会首日仍与外国投资者签订了总额高达 550 亿美元的 25 项合作协议。《纽约时报》直言,许多在表面上与沙特保持距离的企业高管,其实根本不会错过与这个「富得流油」的国家做生意的机会。
  孙正义本是少数没有退出「沙漠达沃斯」投资大会的知名人士。在 Uber 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等人纷纷取消参会行程的时候,身为会议顾问小组成员的孙正义,一直位列官方演讲嘉宾的名录。
  直到周二大会开幕当天,才传出孙正义确定不会出席的消息。愿景基金方面在当天由高管 Saleh Romeih 出席活动并上台发言。在沙特皇室涉嫌谋杀卡舒吉的丑闻曝光后,软银的股价大幅下挫,相比卡舒吉失踪之前,已经大跌 20%。
  孙正义缺席大会的消息一经坐实,便引发了不少揣测。有说法认为这将考验他和沙特王室之间的商业友谊,毕竟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孙正义已经成了沙特方面在科技界最为重要的合作伙伴。他和沙特官方及这个国家事实上的领导人萨勒曼关系深厚,也靠着沙特的石油财富,成了世界上最为强大的科技投资者之一。
  萨勒曼与孙正义的关系,被《华尔街日报》形容为「相互崇拜的商业合作伙伴」。孙正义今年早些时候曾赞赏萨勒曼是「伟大的人物和伟大的投资者」,承诺帮助沙特王储努力将该国依赖石油的经济转向技术和可再生能源等新兴产业。萨勒曼无疑也非常看好孙正义,在软银旗下规模达 950 亿美元的愿景基金中,他大手一挥,出资 450 亿美元,成了该基金最大的投资者。
  两人在 2016 年 9 月第一次见面。彼时在东京,孙正义当面向萨勒曼提出了建立史上最大投资基金以资助科技创业公司的想法。45 分钟后,一心想要推动沙特经济现代化、摆脱对石油依赖的萨勒曼被说服了。彭博社形容称,这是一场每分钟价值10亿美元的面谈。
  在去年的「沙漠达沃斯」上,孙正义说,他见到过的许多世界领导人中,从来没有像萨勒曼这般「充满激情、年轻、有远见、还有点钱」:「这些特质组合在一起,很妙。」
  让不少人大跌眼镜的是,被这样一位「充满激情」的领导人全力补充「弹药」的愿景基金,所面临的最大的风险,竟然是背后那一个随时可能「失控」的法制不彰的国家。
  与愿景基金关系密切的人士担心,卡舒吉遇害事件可能会波及到愿景基金。这些人说,创业公司可能会因此拒绝出售股份给愿景基金,在与其他公司合作开展交易的时候,也将面临困难。新加坡 Asymmetric Advisors 的资深策略师 Amir Anvarzadeh 表示:「在说服创业公司拿钱的时候,愿景基金毫无疑问会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更具挑战性的环境中。」
  硅谷巨头们也被沙特带入了这「更具挑战的环境中」。
  在 Uber、Google 等公司高管以高调的姿态宣布退出「沙漠达沃斯」,并因此博得好感的同时,却也被质疑都没有表示出要和沙特切断商业联系的决心。Uber、Twitter 和特斯拉等拿过沙特投资的公司,都不约而同地受到美国政界和舆论的发难。
  石油资源丰富的沙特阿拉伯王国,尽管已经是侵犯人权的「惯犯」,但却也是美国创业公司的最大资金来源。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数据,截至 2017 年,在仅计算沙特投资方拥有 10%或更高投票权的情况下,沙特方面已向美国公司注入至少 141 亿美元的资金,加之一些特定行业的数据没有对外披露,因此究竟有多少沙特资金流入美国科技业,很难估量。
  以近年来的明星公司为例,Uber 和 Lyft 两大共享出行的巨头都与沙特投资者签订了重要的投资协议,沙特王子阿尔瓦利德(Prince Alwaleed bin Talal)更是已经成了 Twitter 的最大股东之一,来自沙特的资本也还延伸进了 Snap 和特斯拉等公司。
  有美国民主党人士表示,希望卡舒吉遇害案,能让各大科技公司重新思考与利雅得当局的商业关系。加州众议员 Ro Khanna 说:「除了退出会议,硅谷还需要清楚地表态他们不会再接受任何额外的沙特投资。我们必须要坚持我们的价值观。」
  显而易见的是,沙特官方在卡舒吉遇害案中的野蛮行为,成了美国科技公司在通俄门、数据隐私、共和党抱怨互联网大公司对保守派存有偏见等来自华盛顿的「炮火」之后,必须要面对的又一道政治难题。但与美国国内的政治纷扰不同的是,关于沙特的指控,已经威胁到了科技公司们的「底线」,毕竟科技行业一直在向沙特寻求资金来发展业务。
  美媒 Politico 在周二询问 Twitter 是否会因卡舒吉遇害事件而斩断公司与沙特领导人间的关系,后者表态拒绝回应。Snap 也拒绝发表评论,Uber、Lyft 和特斯拉则是没有回应有关此事的采访请求。
  在硅谷巨头们对与沙特的利益往来保持沉默的同时,质疑它们太过依赖沙特的声音正在被媒体放大。
  「如果你从那些与你价值观不相符的人那里拿走数十亿美元,你将不可能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意见,」曾在 Google 担任要职的 Felicis Ventures 董事总经理韦斯利·陈(Wesley Chan)说,「你不能一边说自己笃信言论自由和政治辩论,然后突然间又从那些谋杀记者的可怕的人那里拿钱。与这种人来往,是有巨大的道德风险的。」
  万能的金钱
  在缺少知名参会者的情况下,「沙漠达沃斯」似乎依旧风光。
  这场持续到本周四的活动,在开幕的第一天,沙特就与外国投资者签署了 25 项合作协议,总金额达 550 亿美元。
  来自巴基斯坦、塞内加尔、加蓬以及阿拉伯地区的国家元首们都不顾争议地前来捧场,此外,还有俄罗斯企业家高管和官员组成的代表团一行。「我们有一个来自俄罗斯的大型代表团,我们的中国朋友也在这里。每个人都对沙特感到非常兴奋。」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DIF)首席执行官 Kirill Dmitriev 这样说道。
  法国能源公司道达尔的首席执行官 PatrickPouyanné 是少有的出现在现场的西方知名 CEO。面对质疑,他说:「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我们是商业伙伴,我们支持沙特人民,」他早些时候还在一份声明中说:「我确信,空椅战略没有任何用处,特别是在尊重人权方面。」
  他的观点与西门子首席执行官乔·凯瑟(Joe Kaeser)的看法形成鲜明对比,后者这样解释了他为什么最终决定退出这场会议:「我一听到卡舒吉的死,就很清楚地明白,我们不能像往常那样继续做生意了。我们德国人应该从我们的历史中了解到,如果置身事外,不发出自己的声音,那么为时已晚的时候,会有怎样的后果。」